"

邓氏称制

"

  汉和帝的皇后阴氏,初年有殊宠,后邓绥入宫,深得汉和帝宠爱,阴氏对此十分愤恨,便设祝诅之事企图谋害邓氏,但是邓氏没事,阴氏祝诅案发,后位丢了,家族也受到重创。邓贵人成功上位。三年后,汉和帝驾崩,东汉王朝面临着“主少母壮”的局面,而邓氏虽有手腕,却不及武则天的政治才能,邓氏在长达十六年的称制中,东汉皇权开始逐渐走向式微。

邓氏称制

邓氏称制—汉和帝的皇后阴氏

东汉和帝宫斗大戏:邓氏如何绝地反击夺得后位

  永元四年,14岁的汉和帝亲政,有司开始张罗皇帝的配偶,选了不少佳丽充实掖庭。其中有位阴氏,堪称一代名媛。身家最为显赫,光烈皇后阴丽华的堂曾孙女;才艺也属一流,“少聪慧,善书艺”,小小年纪就成了书法名家。瞧这条件,良配呀!汉和帝有些把持不住,赶紧的,册封个贵人先,“有殊宠”,少男少女一黏糊上,多半分不开了,“八年,遂立为皇后”。

  看起来挺花好月圆的对吧,如果是贫贱夫妻,说不定真能相濡以沫一辈子。可是别忘了,这是在帝王家,垂垂老矣的李隆基还到处猎艳呢,况乎少年天子刘肇?阴氏坐上后位没半年,情敌出现了,“八年冬,(邓绥)入掖庭为贵人,时年十六”。邓贵人不但年岁占优,颜值也略胜阴氏,“长七尺二寸,姿颜姝丽,绝异于众”。结果可想而知,人不如新嘛,阴氏“爱宠稍衰,数有恚恨”。

  邓贵人的背景也不容小觑。新野邓家,在西汉就是显宦,出了好几位两千石高官,光武建政时,高密侯邓禹居功至伟,而邓贵人正是邓禹的嫡孙女。阴氏所“恚恨”的还不是这些,最让她受不了的,是邓贵人的好品德与好人缘。《后汉书》说邓氏“恭肃小心,动有法度。承事阴后,夙夜战兢。接抚同列,常克己以下之,虽宫人隶役,皆加恩借。帝深嘉爱焉”。下人服气,皇帝点赞,对自己也无可挑剔,遇到这样的情敌,实在是人生最大的悲哀!

  宫斗戏的逻辑,原本烂俗,不值一提,女性对于被爱、被关怀的需求所引发的喝醋嫉妒互撕等,早已不再是看点。理智的人,才能常胜不败,是故解决之道已然渐渐成为受众的正视。那么,一代名媛阴氏又是如何寻找解决之道的呢?对不住,逻辑有点神,放狠话:鸡犬不留

  常规套路还是要讲的,身为皇后,阴氏总感觉自己被伤害,想报复又无从下手,于是选择了最原始也最危险的办法——祝诅。“阴后见(邓)后德称日盛,不知所为,遂造祝诅,欲以为害。”可是封建迷到底有用没?鬼才知道。邓贵人活得越来越好,和帝却生病了,不知是不是目标呼叫转移。

  一计不成,阴氏又生一计,背后搞小动作搞不垮你,我就精神打压,吓死你。她对身边人说:“我得意,不令邓氏复有遗类!”译成白话就是,我一旦掌握生杀大权,但凡姓邓的,我都不会手软。史料里这句话属于“密言”,不过太监宫女们能不能守秘密,要打问号。果然邓贵人很快耳闻,果然被吓得够呛,打算服毒自尽,亏得一个叫赵玉的侍者相救,幸免一死。

  发生这么大的事,汉和帝居然不闻不问不调解,齐家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。还有一个例子可做佐证,“诸皇子夭没,前后以十数,后生的往往隐秘地养于人间。”所谓“养不教,父之过”,他倒好,生下十几个儿子,连起码的看护都做不到,还怀疑后宫有人加害皇子,将两个婴儿寄养民间。遇到这样的丈夫和父亲,后院燃起熊熊大火,就不稀奇了。

  阴氏的神逻辑,以及在此逻辑支配下的言行,给整个家族乃至东汉王朝带来的巨大灾难,是她始料未及的,或许她本无所“料”。一个打小就被无上限的正面评价所宠坏了的丫头,其性格底色,难免自高自大自私自恋,又怎会自我检视?公开放狠话,邓贵人表面上没计较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。可是兔子急了要咬人,邓贵人“膺大圣之姿,体乾坤之德”(刘毅语),拥有此类理性及手腕的人,五百年出一个就不错了,阴氏焉能与她抗衡?

  永元十四年(102年)夏,阴氏祝诅案发,后位丢了,父亲自杀,弟弟惨死狱中,阖家流放蛮荒之地,阴丽华积蓄的福泽,至此丧失殆尽。谁是告密者?谁受益,谁就有嫌疑,一般小虾米也不敢得罪阴氏家族。

  邓贵人虽然再三推辞谦让,然则当时后位舍她其谁?强者的自信,也是一种证据!三年后,汉和帝驾崩,汉武帝“主少母壮”的担忧终于发生。邓氏称制十六年,东汉王朝从此皇权式微,再未出现过什么像样的皇帝,而在此期间,邓氏提拔了一个叫曹腾的宦官陪太子读书,三国乱世的烟尘似也隐约扑来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...查看更多
东汉和帝宫斗大戏:邓氏如何绝地反击夺得后位

永元四年,14岁的汉和帝亲政,有司开始张罗皇帝的配偶,选了不少佳丽充实掖庭。其中有位阴氏,堪称一代名媛。身家最为显赫,光烈皇后阴丽华的堂曾孙女;才艺也属一流,“少聪慧,善书艺”,小小年纪就成了书法名家。瞧这条件,良配呀!汉和帝有些把持不住,赶紧的,册封个贵人先,“有殊宠”,少男少女一黏糊上,多半分不开了,“八年,遂立为皇后”。

看起来挺花好月圆的对吧,如果是贫贱夫妻,说不定真能相濡以沫一辈子。可是别忘了,这是在帝王家,垂垂老矣的李隆基还到处猎艳呢,况乎少年天子刘肇?阴氏坐上后位没半年,情敌出现了,“八年冬,(邓绥)入掖庭为贵人,时年十六”。邓贵人不但年岁占优,颜值也略胜阴氏,“长七尺二寸,姿颜姝丽,绝异于众”。结果可想而知,人不如新嘛,阴氏“爱宠稍衰,数有恚恨”。

邓贵人的背景也不容小觑。新野邓家,在就是显宦,出了好几位两千石高官,光武建政时,高密侯邓禹居功至伟,而邓贵人正是邓禹的嫡孙女。阴氏所“恚恨”的还不是这些,最让她受不了的,是邓贵人的好品德与好人缘。《后汉书》说邓氏“恭肃小心,动有法度。承事阴后,夙夜战兢。接抚同列,常克己以下之,虽宫人隶役,皆加恩借。帝深嘉爱焉”。下人服气,皇帝点赞,对自己也无可挑剔,遇到这样的情敌,实在是人生最大的悲哀!

宫斗戏的逻辑,原本烂俗,不值一提,女性对于被爱、被关怀的需求所引发的喝醋嫉妒互撕等,早已不再是看点。理智的人,才能常胜不败,是故解决之道已然渐渐成为受众的正视。那么,一代名媛阴氏又是如何寻找解决之道的呢?对不住,逻辑有点神,放狠话:鸡犬不留

常规套路还是要讲的,身为皇后,阴氏总感觉自己被伤害,想报复又无从下手,于是选择了最原始也最危险的办法——祝诅。“阴后见(邓)后德称日盛,不知所为,遂造祝诅,欲以为害。”可是封建迷信到底有用没?鬼才知道。邓贵人活得越来越好,和帝却生病了,不知是不是目标呼叫转移。

一计不成,阴氏又生一计,背后搞小动作搞不垮你,我就精神打压,吓死你。她对身边人说:“我得意,不令邓氏复有遗类!”译成白话就是,我一旦掌握生杀大权,但凡姓邓的,我都不会手软。史料里这句话属于“密言”,不过太监宫女们能不能守秘密,要打问号。果然邓贵人很快耳闻,果然被吓得够呛,打算服毒自尽,亏得一个叫赵玉的侍者相救,幸免一死。

发生这么大的事,汉和帝居然不闻不问不调解,齐家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。还有一个例子可做佐证,“诸皇子夭没,前后以十数,后生的往往隐秘地养于人间。”所谓“养不教,父之过”,他倒好,生下十几个儿子,连起码的看护都做不到,还怀疑后宫有人加害皇子,将两个婴儿寄养民间。遇到这样的丈夫和父亲,后院燃起熊熊大火,就不稀奇了。

阴氏的神逻辑,以及在此逻辑支配下的言行,给整个家族乃至王朝带来的巨大灾难,是她始料未及的,或许她本无所“料”。一个打小就被无上限的正面评价所宠坏了的丫头,其性格底色,难免自高自大自私自恋,又怎会自我检视?公开放狠话,邓贵人表面上没计较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。可是兔子急了要咬人,邓贵人“膺大圣之姿,体乾坤之德”(刘毅语),拥有此类理性及手腕的人,五百年出一个就不错了,阴氏焉能与她抗衡?

永元十四年(102年)夏,阴氏祝诅案发,后位丢了,父亲自杀,弟弟惨死狱中,阖家流放蛮荒之地,阴丽华积蓄的福泽,至此丧失殆尽。谁是告密者?谁受益,谁就有嫌疑,一般小虾米也不敢得罪阴氏家族。

邓贵人虽然再三推辞谦让,然则当时后位舍她其谁?强者的自信,也是一种证据!三年后,汉和帝驾崩,汉武帝“主少母壮”的担忧终于发生。邓氏称制十六年,东汉王朝从此皇权式微,再未出现过什么像样的皇帝,而在此期间,邓氏提拔了一个叫曹腾的宦官陪太子读书,乱世的烟尘似也隐约扑来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...查看更多
结语

邓贵人虽然再三推辞谦让,然则当时后位舍她其谁?强者的自信,也是一种证据!三年后,汉和帝驾崩,汉武帝“主少母壮”的担忧终于发生。邓氏称制十六年,东汉王朝从此皇权式微,再未出现过什么像样的皇帝,而在此期间,邓氏提拔了一个叫曹腾的宦官陪太子读书,三国乱世的烟尘似也隐约扑来。

相关新闻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