溥仪在苏联究竟过怎样的俘虏生活?溥仪在苏联
趣历史 责任编辑:xuyajun 2014-04-02 09:56:28 婉容 溥仪

  末代皇帝溥仪的俘虏生活1945年8月19日,一架小型飞机在沈阳机场神秘降落,占领了沈阳机场的苏联红军很快将这架飞机包围起来。舱门打开后,一个衣着华丽、神色慌张的男子从飞机上走了下来,他就是末代皇帝溥仪。

  8月8日,苏联对日宣战。这使“满洲国”傀儡皇帝溥仪预感到末日即将来临。十天后,他在日本人的安排下,抛下“皇后”婉容、“福贵人”李玉琴及其他家眷,乘小型飞机飞到沈阳,准备换乘大型飞机逃亡日本。但溥仪万万没有想到,苏军几乎在同一时间占领了沈阳机场,当他和随从走出机舱时,便成了苏军的俘虏。

  第二天,在苏军的押解下,溥仪等9人前住苏联,先后被关押于赤塔的莫罗科夫卡收容所、伯力红河子看守所、第45特别战俘收容所等处。在这些地方,他过了5年的特殊俘虏生活。

  待遇优厚的俘虏生活

  苏联的所有收容所都从来没有关押过一位“皇帝”俘虏,因此,苏方对身份特殊的溥仪实施了特别优待。莫罗科夫卡收容所专门为他举行了一个小型宴会,向他交代了政策,并询问他们有什么要求。随后的生活待遇,更是出乎溥仪等人的意料。苏方对待他们就像对待疗养者一样:在膳食上,他们每日四餐,早餐有面包和各种点心、咖啡、茶等;午餐至少两菜一汤;下午三四点钟还要开一餐,叫“午茶”;晚餐常吃西餐,内容更为丰富,有牛舌、牛尾、果酒、点心等。

  溥仪等人不知道,当时苏联的经济还相当困难,百姓的生活水平非常低,商店里出售一种叫“黑列巴”的面包,里面掺杂着草秆、糠皮等东西。在起居上,收容所为溥仪准备了单间,还专门安装了有线广播,播放音乐和俄语新闻等节目。闲暇时间,溥仪等人不需要劳动,可以散步、聊天。开始苏方对他们的活动范围还有一定限制,后来限制逐渐减少,溥仪可以在山上、山下、河边、树林随便走走,活动范围比他当“满洲国皇帝”时都大。更有甚者,当苏方知道溥仪会弹钢琴,还将一架钢琴搬到了他的住处。这一切都使溥仪感到意外,更有些忘乎所以。

  溥仪对他带来的随从一直都端着“皇帝”的架子,天天接受他们的请安。他整日诵佛念经,打坐修行,还让随侍放哨,好让他摆弄诸葛神课、金钱卦等玩意儿,占卜自己的未知命运。他的这些做法从未受到苏军的干预。

  1945年10月,溥仪等人被送往伯力红河子看守所。这里的条件比不上莫罗科夫卡,但生活也相当舒适。后来,在苏联方面的发教育下,他们开始学习一些马列的书籍和苏联党史,也参加一些清扫卫生、领取食品等劳动,但溥仪从来不参加劳动。

  后来,溥仪又被转入第45特殊战俘收容所,苏方对他的优待依然如故。溥仪请求留居苏联从成为俘虏的那一刻起,溥仪就有一种恐惧,他担心苏军会将其移交给中国政府。因为在他“执政”伪满洲国期间,先是与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签订了出卖我国东北主权的《日满议定书》,将东北的所有主权拱手相让,使东北成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及亚洲诸国的军事基地;后又颁发了《回銮训民诏书》、《国本奠定诏书》等,进一步推行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政策。他的所作所为给中国人民乃至亚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。他深知,中国人民一定会清算他的罪行。因此他认为:“共产党和国民党谁战胜了谁,都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。只有留居苏联,才能保全性命。”

  进入莫罗科夫卡收容所时,溥仪向苏军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长期留居苏联。几天后,他又让其弟溥杰写了一封斯大林,要求允许他留在苏联。书信递到了苏军中校沃罗拓夫手上,但没有得到答复。此后,溥仪又多次给斯大林写信,均石沉大海,这使溥仪十分沮丧。上层路线走不通,溥仪就开始拉拢他身边的苏联看守人员。溥仪从长春出逃时,随身携带了不少价值连城的珍宝,其中有珠宝、首饰、翡翠、玉石、怀表等。他经常用这些宝物讨好苏联军方。

  刚到苏联时,一位苏军军官看上了溥仪的手表,那是一块白金外壳的长方形手表,价值不菲。军官伸出没有手表的手腕,望着溥仪笑。溥仪心领神会,立即将手表摘下,戴在军官的手腕上。在伯力看守所时,苏方要求代他保管所有物品。在登记时,看守所所长看见一条项链十分华美,带着羡慕的神情说:“我要是有这样一条项链送给我妻子,那她该多么高兴啊!”溥仪当场将这条项链送给了他。

  一天,苏联当地的内务局局长邀请溥仪到隔壁的别墅去吃饭,溥仪不知道苏方为什么要宴请一个俘虏。当见到那位局长时,溥仪才明白了苏方的用意。局长告诉他,苏联虽然胜利了,但还需要恢复战争创伤,遇上了今年的干旱,收成不好,困难很多,希望溥仪将贵重物品贡献出来,以解燃眉之急。

  回到看守所,溥仪左右为难:如果将珍宝全部献出去,实在是舍不得;如果不献,留在苏联的愿望肯定实现不了。最终通过与其他人商量,决定将金碗、金瓶等一些价值低、体积大的物品献出去,其余的藏起来。藏在哪里合适呢?恰巧他们弄到了一个装电影机的箱子,溥仪的随从李国雄找来工具和铁丝,在箱子里做了一个夹层,将468件宝物放了进去。还有一些既舍不得献,又放不下的宝物,则分给其他人,如溥仪的侄子毓分得一个宝石金手镯、一个钻石袖扣和一袋珍珠;李国雄分得一块钻石、一个蓝宝石帽花和一个祖母绿帽花;其他人也各得三四件。

  后来,随着囚居场所的变换,溥仪怕这些珍宝被苏方发现,落得个欺骗苏联政府的罪名,决定将部分珍宝销毁。他派人将一些钻石、手镯扔进了江里,将一些珍珠投入火炉。

  1950年8月溥仪回国时,将部分保存下来的珍宝带回国内,交给了人民政府。然而,溥仪的百般讨好并没有获得最终的避难,苏联方面一直都没有答应他留在苏联。所以,在整个俘虏生活中,溥仪始终惴惴不安,每当见到说中国话的陌生人,就会误认为是共产党或国民党派来接收他们的人员,总是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  国际军事法庭作证8天

  1946年春夏之交,苏联内务局对溥仪以下各伪满大臣开始了一系列传讯,询问日本关东军如何控制伪满政府,溥仪怎样由天津到东北当“皇帝”等等。溥仪开始不知道苏方这样做是为什么,直到1946年8月苏方通知他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当证人,他才明白其中的缘由:原来是为出庭作证做准备。

  溥仪在苏联军方的押解下,从符拉迪沃斯托克(海参崴)乘水上飞机前往日本。到达日本后,先后见到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美国法官克莱默尔和中国法官梅汝璈。在法庭上,溥仪陈述了日本帝国主义奴役满洲的计划和实施过程。他详细叙述了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天津日本驻军司令香椎浩平如何强迫他去旅顺,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怎样威逼他从旅顺到长春去当“满洲国皇帝”,以及他如何遭受日本帝国主义者的监视,无权甚至无个人的人身自由。

  当溥仪控诉日本人杀害他妻子谭玉龄时,情绪开始失控,他用手使劲地拍打证人台。在讲到天皇裕仁送给他天皇神器宝剑和镜子时,溥仪再次无法抑制激动的情绪:“当我拿着这些东西回家时,家里人都哭了。这是我这一代人的耻辱。”日本战犯的辩护律师认为这是攻击日本天皇的祖先,溥仪大声回击:“我可是并没有强迫他们,把我的祖先当他们的祖先!”这句话引起了哄堂大笑。

  从8月16日起,溥仪连续出庭8天,创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单人作证时间最长的纪录。作证完毕后,他又回到了收容所,继续他的特殊俘虏生活。1950年7月30日,苏方向溥仪下达了回国通知。即使此时,溥仪仍对第45特别战俘收容所的翻译别尔缅拓夫表示了想要留在苏联的意愿,但别尔缅拓夫告诉他:“如果现在还是蒋介石的中国,你还有可能不被苏联送回去,但是,现在是毛泽东的中国,恐怕你没有可能留在苏联了。”

  1950年7月31日,溥仪登上了回国的列车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