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朝怕老婆之风盛行:竟有县令因此丢掉了官职
趣历史 责任编辑:zhangmiao 2017-11-07 17:51:50

  太宗贞观年间,桂阳县令阮嵩的妻子阎氏也是个超级醋坛子。阮嵩在外面和客人喝酒,叫了几个妓女唱歌逗乐。阎氏听说后,提着刀找了过去。客人一看,跑得精光,阮嵩躲到床底下,妓女们夺路逃散。州长官崔邈听说后,在给阮嵩作政绩考核时写下评语说:“老婆刚强,丈夫柔弱,连老婆都管不好,如何治理一县的百姓呢?老婆这么无礼,丈夫的才能在哪儿呢?评为下。”吏部见了评语,就免了阮嵩的官。

3_副本.jpg

网络配图

  宰相家的醋坛子

  梁国公房玄龄惧内,不仅不敢娶妾,就是太宗赏赐的美女,老房也不敢接受。

  太宗决定帮老房解决这个大难题。他先是让皇后出面,找房夫人谈心,讲了一通男人三妻四妾的大道理,又说皇帝怜惜梁国公年纪大了,想赏几个美女给他享受。这一招,没有奏效。

  于是太宗亲自出马,对房夫人说:“你是想活,还是想死?想活,就让房玄龄娶妾;否则,就死。”房夫人说:“我宁愿死。”太宗就让人端出来一杯醋,说:“喝了这杯毒酒吧。”房夫人接过醋,一饮而尽,无所畏惧。太宗这下没辙了,说:“这样的女人我都怕,何况房玄龄呢?”

  糟糠之妻不肯离

2.jpg

网络配图

  太宗赐给兵部长官任瑰两个绝色美女,任瑰的夫人不乐意了,在家里虐待两位美女,把她们的头发拔了个精光。太宗听说后,派人送了壶酒来,对任夫人说:“这是毒酒。任瑰堂堂三品官,娶妾是符合规定的。你今后好好对待这两位,就不用喝;要是敢说不,就马上喝了它。”任夫人一拜,说:“我和任瑰是结发夫妻,以前他无官无职,我们互相鼓励才有了今天的荣华富贵。他如果移情别恋别的女人,我还不如死了!”说完喝了酒,躺着等死。

  ——当然,这也不是真的毒酒,任夫人睡到半夜就醒了。太宗没办法了,对任瑰说:“你家夫人如此刚烈,我也害怕。”

  家有母老虎

  太宗贞观年间,桂阳县令阮嵩的妻子阎氏也是个超级醋坛子。阮嵩在外面和客人喝酒,叫了几个妓女唱歌逗乐。阎氏听说后,披散着头发,光着脚,露着胳膊,提着刀,气咻咻地找了过去。客人一看,跑得精光,阮嵩躲到床底下,妓女们夺路逃散。

1.jpg

网络配图

  州长官崔邈听说后,在给阮嵩作政绩考核时写下评语说:“老婆刚强,丈夫柔弱,连老婆都管不好,如何治理一县的百姓呢?老婆这么无礼,丈夫的才能在哪儿呢?评为下。”吏部见了评语,就免了阮嵩的官。

  ——怕老婆之风在唐朝很盛,阮县长却因此丢了官,和其他怕老婆的男人比起来,真是倒霉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